粉嶺真隱世士多!谷埔松記地道客家私房菜

有首老歌,這樣唱:莫說青山多障礙,風也急風也勁,白雲過山峰也可傳情。不怕青山急風都要去,除了為傳情,也可祭肚腹。香港地,有一間餐廳,沒交通工具到達,光顧至少要行45分鐘,攀過山、繞過水,才能到達,偏偏遊人如鯽,每逢周末日假期都爆棚。萬水千山都要去,到底甚麼吸引人?

 【立即讚好】全新 Yahoo Food Facebook 專頁

星期六,上午,風和日麗。遠在沙頭角邊境,鹿頸附近雞谷樹下的發記士多,聚集了許多人。跑越野賽的健兒、開哈利電單車的車手、拄着行山仗預備郊遊的山客。還有,一班另有目的的人,正等齊人馬、整裝待發。「喂!訂咗位未呀?我想食雞喎!我想食蜆喎!」一個中年山客,露出一副饞嘴相說。「搞掂啦!連豆豉豬肉缽都訂埋喇!等陣行到入去啱啱好!」另一位大叔淡淡定牙擦擦說。

入門級行山 為食好東西

他們的美食之旅,由沙頭角雞谷樹下這條老村開始,一直沿沙頭角海的山路行,綑邊繞過沙頭角海,越過鳳坑,直指谷埔為終點。成年人,身體健壯者,全程不休息,大約行四十五分鐘到達。扶老攜幼兼拍照者,一個半小時之內也到。別擔心力有不逮,途中九成是平坦石屎路,只有一段要撐少少樓梯登小山,在行山界來說,這條路線,屬新手入門級,推BB車都沒問題。 

旅程展開,一行人吃吃笑笑的往前走。沿途也真風光明媚,左邊是寧靜的海,海邊長了紅樹林,濕地泥灘,偶見彈塗魚、招潮蟹冒出來打個招呼,又是影相時間到。「喂喂!咪走落水呀!禁區嚟架,罸你錢呀!」風趣的行山客說。他說得沒錯,沙頭角對岸,高樓大廈林立處,正是深圳鹽田,這裏一帶水域,已屬中國國境,香港人沒有申請禁區紙,法例上不能踰越半步,否則視作犯法。只是規規矩矩行山路,一樣有精采事發生。 

清蒸海上鮮,皮爆剛離骨,唔食晒都唔得。
藍天白雲、坐在海邊,以為去了法國南部。
沿途田野處處,足教城市人心曠神怡。

村口豆腐花 吃甜補氣力

「哇!牛屎呀!小心踩屎呀你!」原來一篤新鮮牛糞,赫然置在路中央,嚇得少見多怪的城市人爭相走避。「喂!佢主人喺度呀!」忽然有人大叫。原來放地雷的老黃牛,正在前方草坪開餐,悠然自得慢慢嘆,懶你途人舉機影相。行行重行行,沿樓梯級攀過小山丘,繞幾個彎就到鳳坑村,村口一檔豆腐花,正好為行人補補甜,休息一下再上路。下一條村,已是目的地谷埔了。

谷埔村,是客家村莊,族群聚居點散落全村,以姓氏劃分,分為宋、楊、鄭、李、何、曾、吳各姓。建村400多年,向以務農、捕魚、養蜂等為業,隨着時間推移,今天年輕一輩大都遷出,只剩一些年長的留守。阿楊是其中之一,他是谷埔村原居民,在這裏開了松記士多,幾十年前,本來只賣汽水即食麵等簡單食物,後來有客人想食地道客家菜,他又私房供應,由於食材多用在地的,烹調手法又地道,愈來愈多識途老馬來,只開周末日,也成行成市。

蒸蜆用個竹簍來清蒸,蜆味沒半點流失,百分百鮮甜。
不能錯過的豆豉豬肉缽,邪惡中的邪惡。
白鴨拌以檸檬醋,緩解了油膩,愈吃愈起勁。

谷埔原居民 即捕時令魚

「我啲魚全部係海魚,蜆都係喺泥灘挖,勝在夠新鮮!」阿楊牙擦擦的說。魚蝦蟹雞鴨豬,他在村屋的大灶煮,堅持原汁原味。一道蒸蜆,只拍幾片薑,用竹簍隔水蒸,甚麼配料都沒有,卻有超濃蜆的鮮味。魚就吃時令的,捕到甚麼吃甚麼,豉油薑葱清蒸,蒸到皮爆剛離骨,就是最好吃的了。還有最出色的豆豉豬肉缽,黑掹掹的上桌,賣相奇醜,味道奇佳。豐腴的油脂,混和豆豉的濃惹,送幾碗飯沒難度。別忘了白切雞和醋鴨,皮有彈性、肉嫩而香,吃得人耳仔猛郁。「嗱!食完整粒糯米糍,熟客先有架咋!」阿楊鬼鬼馬馬的送上飯後甜品,氹到食客個個眉飛色舞。汪汪汪汪汪……黃狗一直在吠。啾啾啾啾啾……雀鳥不住爭鳴,如此良辰美景,別說行四十五分鐘,真是千山萬水都要來。

糯米糍是村裏婆婆親手包,軟熟爆饀,好吃。
開張枱,幕天席地開餐,這才是嘆世界。  
阿楊是谷埔原居民,見山吃山、見海吃海,最拿手海鮮。

松記士多

地址:粉嶺沙頭角谷埔村

撰文、攝影:譚偉健

【有好東西分享?】立即去Yahoo Food Facebook 專頁投稿/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