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本地豬】80歲前消防員開豬場連肉檔 拒餵減肥藥被嘲豬肥無人要

很難想像,香港在八十年代曾有約3,900個豬場。2006及2007年,為減低豬場帶來的公共衛生問題,政府以利誘方式大力鼓勵豬農交還牌照,現時本地豬場數目僅餘43個。養豬業宛如一眾夕陽行業,再也飛不起。時至2018年中,中國爆發非洲豬瘟,內地豬食安全問題成疑,不少市民轉投本地豬一票。食用本地豬,對香港人有多重要?位於上水的這間肉檔,廿多年來堅持只售賣自家農場出產的豬隻,生產至零售由陶氏一家操刀,這種香港少見的模式,值得我們反思香港豬業的發展及出路。

提到豬場,總聯想起糞臭味。陶啟青的豬場氣味不算濃烈。雖則豬舍天花堆積大量灰塵,但豬隻生猛健康,工人不時洗地,確是比想像理想。「豬來說有三個特點,怕風、怕冷、怕濕!沖豬欄這個過程很重要,可觀察每隻豬。如果生病、跛腳就要拿出來。我常常跟工人說,豬欄有錢執的!」陶啟青雖年屆80歲,說話仍抑揚頓挫、中氣十足。養豬三十多年的他本是一個消防員。母親種菜、養雞為生,陶生自幼熟習農務。中學畢業後成為一名消防員,同時亦助家人養雞。「我做了三世功夫,今日救火,明天揸的士,後日餵雞仔。返消防局的時候,別人在打麻將、看電視,我就在搭雞籠!」邊做消防邊兼職的士司機,直到47歲時提前退休,全職投入養雞的「老本行」,可惜養雞業賺錢不多,令他氣餒。後來奮而轉為養豬的他,笑說自己是半途出家的子弟,剛開始恍如身處濃霧,直至摸清「豬性」,才漸上軌道。

混種取優點 養豬難在易病
陶生養的豬可分為五大類:紅毛、大白、長白、銀帶及黑毛。前四種各自混種,務求集中品種的優點。「大白是最肥的,但為甚麼我們又要大白呢?因為牠的骨架較好。至於長白身長,但骨架沒那麼好。兩者混種,就能取各自的優點。」每次母豬侍產,亦是陶生及工人們的戰爭。「要在母豬身旁候命,若然牠生不出,我們要幫忙拉小豬出來!」剛出世的小豬特別怕冷,時常「圍爐取暖」,在保溫燈下捲成一陀,甚是可愛。

飼料有別以往認知的豬餿,將麵包發酵,加入粟米、魚粉、黃豆粉及少量營養品。「政府已立例嚴止豬隻食豬餿,除了豬餿影響豬隻健康,更會增加傳染病風險。」問及陶生養豬最難的地方,他直指豬隻跟人類一樣易病,要時刻細察。「雖則豬一生會打至少6至7款疫苗,但仍易病。最麻煩莫過於口蹄病、豬瘟,所以要觀察牠們的叫聲、行為有否異樣,一有異樣,要即隔離!」近日豬瘟猖獗,陶生則連日在豬舍旁的宿舍睡覺,避免入街市,盡量降低染病機率。

豬隻養到七個月大,便會拿去屠宰。法例嚴禁私屠,所有豬隻亦需運到指定的屠房宰割。每日約10點半,豬隻磅重後,陶生向漁農署取得針編號碼,印在豬身,方便幫辦及商戶追蹤來源。翌日約7點,豬隻會由上水屠房運到由陶李順儀(陶太)主理、位於上水石湖墟街市的肉檔。由生產到販賣,都由同一商戶操刀。

飼養過程的透明度,令本地消費者對香港豬有信心。但陶生直言,養豬業是夕陽行業,以他自己為例,膝下五個兒子都沒有打算繼承,只有一個孫兒稱有意繼承。「我個混血孫之前話想跟我買豬場,但卻連豬場賣幾錢都不知。我跟他講,你肯繼承就好了,我畀晒你都得!但都不知他是否玩玩吓。」或許再過二、三十年,養豬業便會絕迹香港。

記者:張欣頤
攝影:伍慶泉、鄭明川

80歲的陶啟青做了豬農30多年。
別看豬隻可愛,養起上來可要花不少心力。
剛出世的小豬十分怕冷,在暖膽下捲成一團。
豬隻多病,一生至少要打六至七種疫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