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青Cafe】太子TC2月底結業 老闆鼓勵員工追夢獻首個紋身

「唔好做啦,快啲過嚟影相!」歡笑聲此起彼落,熟客催促兩位老闆放下手頭工作。留着一頭長髮、負責水吧的老闆岑蘊華(岑仔)在咖啡上拉花寫字,連同樓面的吳婉君(表妹),端上咖啡,在滿座的周日中忙裏偷閒,與朋友更新近況。咖啡面寫上的,正是「消失的TC2」。

TC2 Cafe & Workshop(下稱TC2),一直以文化平台自居。兩位老闆原為資深記者,岑仔1991年大學畢業後便投身傳媒行業,表妹為其舊同事。兩人一直想開一間跟新聞有關的咖啡店,「但純粹跟新聞有關的話,應該不到一頭半個月就做唔住,於是我們決定以文化做定位,新聞亦是文化的一種嘛!」2004年在新蒲崗試水溫,主打外賣生意。2008年在油麻地砵蘭街開分店,地方比新蒲崗闊落,「文化平台」的方向更見鮮明。2013年,砵蘭街店加租九成,他們搬至太子柏樹街現址。一做,就是五年多。

岑仔指,是次結業並非經營困難或業主加租,「我們合作了十年的大廚要做手術,需要休養一段時間。加上租約期滿,種種迹象讓我們思考是否應該繼續做下去。」

這個社運人士聚腳點、傳媒工作者的樹洞、員工的樂園,看似平凡,但TC2卻有着多種身份及意義。

「社區院線」感可惜:文化cafe的龍頭
「文化星期日」是TC2一直堅持舉辦的活動,每個周日下午,咖啡店二樓將會用作文化活動。「理念就是將入場門檻降至最低,希望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文化活動。表演者沒有場租的壓力,參與者亦毋須付最低消費。」表妹說。

調整好投影機的角度,觀眾陸續進場,最後一次的「文化星期日」快將開始。

螢幕播放着導演陳安琪的文學紀錄片《三生三世聶華苓》,由民間組織「社區院線」主辦,他們是「文化星期日」的常客。組織在非院線場地舉辦放映會,以獨立、較小眾電影為主。放映會自由定價,收益與TC2分賬,分賬後TC2收益有時只得寥寥數百元。社區放映以外,有些人會搞音樂演出、座談會,場租方面則由表演者決定。「文化星期日」以外,店內平日放置的畫作、寄賣作品均為獨立創作,收益全歸原創者。

對「社區院線」負責人Judy而言,TC2是一個每次去都會與朋友碰面的地方,對於岑仔二人的決定,「始終都會傷心,雖然以文化為主題的咖啡店越來越多,但TC2十多年前已以此為定位,可算是扮演着龍頭位置。再也沒有一個讓同路人聚集的地方。」導演黃修平亦感嘆:「前陣子需要舉辦展覽,選場地時我也考慮過TC2,但之後(結業後)就不行了。 」

定位為文化咖啡店,兩位老闆早有犧牲部份盈利的準備。反應未如預期的日子,亦難免意興闌珊。「你問我十多年來的改變,就是搞文化活動的場地多了,搞手也多了,但參與的人數未必多了,睇來睇去都是那班。參與的人數不多,有些還要『施施然遲大到』。開始令我們懷疑,是否有很多人需要這個平台。」今次「歇一歇」,正好讓他們重新反思的這問題。

老闆做紋身白老鼠 鼓勵員工追夢 
關於TC2,還有一個很有趣的角度:老闆跟員工的關係。聽起來有點老套,人人都sell人情味,難道間間小店都咁有人情味?主廚做了十年、第一個紋身「奉獻」予員工、在餐廳搞舞台劇,沒有酬勞、沒有責任,全為自發。

曾在TC2工作接近兩年、手臂佈滿紋身的女生Sunnie,現於紋身店做學徒,間中仍於TC2兼職。18歲已對紋身有興趣,老闆為了鼓勵她追夢,答應讓Sunnie為他紋上人生第一個圖案,「老闆放心讓我設計,之前跟他傾偈,他說喜歡外星人,所以我就以外星人做藍圖,下面有個咖啡杯!」說畢Sunnie忍不住大笑。她跟老闆的互動亦是有趣,「有冇掛住我?」「完全冇,唔使擔心!」說是同事,倒不如說是互寸的好友,毫無長輩後輩的拘謹。

Sunnie說,在TC2上班沒有返工的感覺,「似來玩多點,感覺好舒服!」但請別以為她是在搗亂,「彈吓彈吓」與老闆吹水之餘,洗杯、出餐樣樣做齊,熟手利落。TC2更見證她成長:學生時期未認清目標,跌跌撞撞,直至找到理想。「以前在學校,我說話不多,每每回到TC2,就會好開心,又會周圍走。中學未畢業做到出來社會工作,這裏看着我成長,但它快要消失了。」

Sunnie旁的男生眼明手快,舀湯、烘多士,六客前菜大功告成。他叫阿業,在TC2做了接近五年,亦是一名手作人。TC2的木櫃,是他的心機之作。「當初揼櫃純粹係睇唔過眼,覺得呢度啲嘢好爛!」說畢也不禁笑了起來。一開始純粹抱着「打份工」心態的他,漸發現這兒成為他的「樹洞」。「工作頭兩年,大家都話我份人好cool,好難接近。但漸漸發現呢度係個好神奇嘅地方,老闆同我嘅生活圈子有啲距離,但並非不能交心,令我放心將心事交給他。慢慢有甚麼事,都會想返嚟分享。」

員工創劇目 邊食邊睇舞台劇
臨別在即,在TC2兼職的舞台劇演員阿威連同他的朋友,以柏樹街23號(TC2現址)與香港歷史為藍本,上映了名為《四味人生》的劇目,岑仔老闆更客串演出。故事內容是關於現址前身為布行,代表着七、八十年代工業興旺時期。經歷工廠北移、沙士,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,社會氣氛陷入低壓。餐廳環境固然充滿局限,但在演員、廚師及侍應合作下,食客一邊享受美食,一邊欣賞演出。

「本來想做一個類似『TC2節』,而第一個表演就是《四味人生》。然而策劃期間,卻遇上要『唞一唞』的時機。但結業在即,能有一個由同事策劃的舞台劇,亦算是完美的總結!」話雖如此,兩位老闆仍不排除日後捲土重來,「就看時機吧!」

TC2 Cafe & Workshop 太子柏樹街23號地下
註:新蒲崗店不受柏樹街店影響,將會繼續營業。

記者:張欣頤
攝影:劉永發

TC2 將於本月底結束營業,兩位老闆吳婉君(左)及岑蘊華不排除日後捲土重來。
岑蘊華負責水吧,經常為不同客人在咖啡上寫字。
員工跟老闆的關係良好,圖為員工為岑仔老闆慶祝生日。
TC2於2013年搬至太子柏樹街現址。